返回首页

一个纯粹的医生和他纯粹的画

 张林潮

文 / 张林潮

06-10
分享到:
一个纯粹的医生和他纯粹的画
​一个纯粹的医生和他纯粹的画 05-27 12:29壹今新闻 他是医生中最好的画家,也是画家中最好的医生;他还是画家中最有激情的诗人,也是诗人中最疯狂的画家。他永远鸡血喷涌,观客也会情不自禁陷入他的诗画中鸡血喷涌——他是潮歌,大名张林潮,柳州市人民医院心血管内科主任医师,有请帅哥登场—— 哇,好文艺,好男神啦! 一看就是一个艺术家,呵呵! 每当夜深人静,潮歌经常现身朋友圈:赏画啦——读诗啦——随后丢出一副画来,魔幻般的颜色,魔幻般的意境。 随后贴上一首情诗,一曲艳词,激情澎湃,朋友圈瞬间乱了。很多人跟贴,大家妙语点赞。潮歌会把微评复制粘贴,不管好坏调侃,一一笑纳,一一分享。 感觉他的内心住着一个孩子,单纯天真,充满了快乐。 还没有成为“潮粉”前,一闺蜜云淡风清地提及过他,让我看过他的画,读过他的诗,我在他诗画中云淡风清地飘过。 不了解的人,一般不会太用心。 “他曾经救过你的命。”闺蜜云淡风清的句话,让我跳了起来:“他是谁?” 闺蜜说出他的名字,我一脸茫然,救过我命的医生太多,数年过去,有些记得,有些忘了。我只好拍着脑门:“对不起,脑残待补。” 今天春天,闺蜜带着奄奄一息的我去求医问药,终于见到“潮歌”,他正在给人看病,很认真很投入。巡视他的办公室,瞬间惊艳,处处皆画,熠熠生辉。 闺蜜解说,那些全是他的画,甚至病房走廊也挂满了他的画,医院似乎成了画院,感觉很艺术很轻松。 一些病人被轮椅推着,认真地欣赏那些画。 潮歌的画,颜色很纯粹:蓝如大海,绿如翡翠,紫如葡萄,红如血色残阳,妙在画龙点睛之处,茫茫绿野中飘着几朵花,或白或黄或紫,那色彩直撞你的灵魂,让你忍不住尖叫——天哪!太美了! 潮歌宣称,他的第一个梦想是做一名医生,随时准备治病救人。 他有一大拨病人“粉丝”,说起来很有趣,有些女病人不该住院的要住院,该出院的不出院。因为潮歌很暖男,是一枚开心果,跟他在一起,有病治病,没病防病。 他看过的病人,几乎都有他的手机号码,24小时开通,有时比112出诊还快。 曾经有位老病人,心脏病突发,家人第一时间拨通潮歌的电话。潮歌在电话里指导紧急处理,随后迅速派车,病人被接到医院抢救,死里逃生。 潮歌说,这些都是份内的事情,不值得表扬。 有一次,他做了一台手术,耗了几个多小时,精疲力尽。下了手术台,他马上独自开车去南宁出差。途中两个眼皮直打架,他半睡半醒开着车,行至王灵附近,车子突然撞上护拦,翻了几个跟斗。 汽车全身散架,潮歌晕了片刻,以为自己也散了架,后来试着动了动,竟然安然无恙! 他相信好人有好报,平生救人无数,关键时候老天救了他。 作为医生他很成功,他的简历让你不得不拜服:广西科技大学教授,柳州市人民医院心血管内科主任医师,中华医学会柳州心血管分会秘书长…… 作为画家,潮歌自称“白手起家”,无门无派。我调侃他:你是野兽派,乱来派啊…… 他总是呵呵两声,一副无心无肝的样子。 2012年6月,潮歌才开始接触绘画,引路人是一个师姐,她有一个铁血丹心的名字——龙剑,广西艺术学院毕业,现在一所大学任美术教授。 两个交往之际,潮歌被师姐笔下各种诗情画意“蛊惑”,忍不住信手涂鸦,当他涂出第一幅画“故乡”时,师姐吃了一惊,觉得他很有天赋,有前途,于是不停地“煽动”他:加油! 潮歌从此走火入魔。 他买来一堆丙烯颜料和油画布,每天下班后就开始加班涂鸦。 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至于丙烯是什么东西,大家欣赏潮歌的画就懂了。 潮歌那时真不懂画画,他没有基本功,不懂什么是“三元色、黑白灰”,其实我也不懂,万事不懂问度娘,所谓黑白灰,就是指无色世界里的三原色,亦是有色世界无法超越的永恒色。黑色包容,白色纯净,灰色中庸,它们各有各的玩法,如万花筒般产生无穷变化。 一直觉得,一篇文章除了好看,如果还能普及点常识,那就更妙了。 懵懂的潮歌去问师姐,改口称她老师。师姐丢给他两本学画入门,然后严肃地说:别叫我老师。 表面憨厚内心清明的潮歌明白,自己的确不配做她学生,画得不好肯定会丢姐师的脸。 潮歌开始面壁,时常望着窗外花花世界作痴呆状。 一晃三年过去,三年他浪费了多少颜料和宣纸,心中没数。他憨笑,就当吃喝玩乐了。 直到去年,他才弄出一幅完整的作品——白与黑,还配诗一首。师姐一看,再度吃惊,赏给他两个字:天才! 春花不顾冬寒祭, 夏雨不知春雷急, 秋风哪知夏雨心, 冬日暖阳秋风弃。 如果说, 我读不懂你的心, 那是因为茫茫人海里, 不知如何找到你? 如果说, 我不了解你的情, 那是因为浩瀚遥星际, 灵魂不知怎样飘? 如果说, 你也不知我是谁? 那是因为彩虹妖妖, 弧线直线怎相交。 夜夜夜夜独行愁, 昼昼昼昼上孤楼, 白天不懂夜的黑, 黑夜不懂白的昼。 《白与黑》 潮歌的激情像一桶汽油,瞬间被点爆,他的脑子装满了魔幻的色彩和骇人的意境,仙气逼人。同时他开始为自己的画做诗填词,午夜时分,他把一幅幅美得窒息的作品丢到朋友圈,引起疯狂骚动。 潮歌脑洞大开,灵感如火山爆发,高潮跌起,每天都会丢出一两新作。他曾经一天高产9幅作品,非常“癫疯”。 不过,他也曾花费一年时间完成《杨贵妃》。 我打趣:”是不是贵妃娘娘肉太多,让你画得很辛苦?”潮歌大笑:必须还要画出质感。 质感即性感,呵呵! 杨贵妃 他的名气随着朋友圈慢慢扩散到艺术圈,各种画展、赛事邀请他参加。面对一群名家大家的询问:“请问你哪个艺校毕业,师从何人?来自哪个艺术家协会?”潮歌坦荡回答,没有名师,甚至学过画画,完全“乱来”。 难免有人小瞧。 今年五一,他在金秀做义诊时,邂逅广西水彩画协会会长蒋振立,对方极力点赞的他画,称他有个性,有魔性。蒋问他是不是广西水彩画会员,潮歌说没资格参加。蒋先生令他马上申请,随后批准加入,潮歌终于找到“组织”了。 说明:潮歌的画被陕西当代水彩画研究院推荐 “我从来没有想过从画画中得到名利,一直都是为了好玩,但我的画都是走心的。”潮歌一再宣称,他是职业医生,严谨而认真的医生。画画只为减轻做医生的压力,没有目标没有方向,写诗是为绘画增添情趣。 他的粉丝和画界朋友起哄:开画展,让更多人欣赏你的美! 无心插柳柳成荫,朋友们说干说干,为他找到了展厅,确定了日期,准备让潮哥魔幻画闪亮全场。 有人担心,潮歌画龄太短,又没正经学过,人家看了他的简历会不会觉得太嫩太不专业太难服人了?建议他善意说谎,至少把画龄提高十几年吧。 潮歌连连摇头,撒谎太伤脑袋,因为一个谎言必须用无数个谎言去完成。喜欢他的画,跟画龄无关。好比美人,难道你要扒开她成长史? 赏心悦目便好。 潮歌喜欢随缘,他将举办个人画展,具体时间和地点,请留意壹今消息,到时如果喜欢他的人可以去看人,欣赏他的画可以去看画,爱他的诗可以去读诗。 面对这些绚丽的画作 我更愿意把张林潮定为一个画家 一个热爱生命的人 见惯生与死的离别 在医治病体的同时 更多的会对生命进一步思考 绘画和诗歌是情感的载体 也是慰藉心灵的手段 更是张林潮追求的艺术彼岸 艺术贵在真诚 这一点,张林潮做到了 此时 彼岸花开 让我们相约佳辰文画 ——摘自“潮歌画展”邀请涵 作者:洪静 责编:陈枫
418 次浏览
推荐
万进绪 拜永红  八婺根土 为艺术而来
评 论
 张林潮 回复
张林潮 06-10
请大家分享哟
张林潮的更多话题

读潮哥丙烯画新作“桂林”——双子星的观后感

赏读《桂林》和潮哥(双子星)桂林,因山水之美而名闻天下。  唐代韩愈的“山如碧玉篸,江作青罗带”,把桂林写成婀娜多姿、风情万种的窈窕淑女;而杜甫笔下的桂林“山如剑,水如汤”,却让我们诚惶诚恐的想起7.19那场大水来。同一个时代的两位伟大诗人,何以面朝大美桂林,... [阅读全文]

by 张林潮 12-15

吴智钢读潮歌丙烯有感

看张主任的画,想起一个术语:性。读佛经和学佛教的人,相信有很多人经常碰到一个术语——性,这个"性"字会很绕人。佛教的性是什么?讲简单,非常简单,就是必然的联系,象"种瓜得瓜,种豆得豆",就是性。这是最容易明白的,深一点的,叫共同性。"种瓜得瓜,种豆得豆"有什么共同性?有,叫因果关... [阅读全文]

by 张林潮 11-06

三界

艺术,从色界开始。佛说三界,最低层的就是人,只看见欲望的需求,所以称为“欲界”,比人更升华的称为“色界”,在色界里看见的只有颜色,而没有欲望,没有贪婪,属于神的级别,在色界之上的是“无色界”,心念里已经没有颜色,一遍空白,那就是“仙界”。颜色的艺术,颜色的境界。tom... [阅读全文]

by 张林潮 09-05

医者潮歌开画展

医者“阿潮哥”上班忙听诊下班提画笔将开个展广西新闻网05-2807:582上班忙听诊下班提画笔医者“阿潮哥”丙烯绘“梦境”广西新闻网-南国今报记者刘山文/图5月25日晚上,大雨“哗哗”下个不停。21时30分,阿潮哥结束了一堂医学学术讲座,便匆匆赶往位于石尚1966的“佳辰文画”画... [阅读全文]

by 张林潮 06-10

岚,潮歌丙烯画“岚”赏析

《岚》——潮哥作品赏读(双子星)潮哥,画坛罗大佑,先于画画的他是一名心血管专家,职业惯性决定了他走心路线的画风。潮哥擅长于方寸画布上思想和情感的布局谋篇,在紫蓝白三色构成的调式中,他努力寻找一个平衡点——暮色渐浓的山谷,氤氲起,万物勃勃生机,那丝丝缕缕,不绝于远处的点点滴滴,正是... [阅读全文]

by 张林潮 04-10

梦中的彩色世界

创作随谈——梦中的彩色世界·阿潮哥2012年初夏,美丽的南方城市柳州。和往年一样,初夏的天空中飘着纯纯的蓝,空气中一丝丝龙城特有的柔柔的湿香,让人心旷神怡,不知不觉的深深的吸一口气,伸出双手贪婪的想捧着它,这样好的天气这样好的心情,似乎在孕育着什么?真的有什么事情将要发生吗?沿着... [阅读全文]

by 张林潮 04-02

医术,艺术

张林潮是一名医生,一个偶然的机会,到龙剑老师的画室,看到龙老师的作品,他说,我可以画画吗?龙老师说,可以,我教你先用丙烯画。就这样,他开始走上了艺术之路。他的专注、勤奋和执着,感动了很多人,很快他的作品就在当地掀起了一些小小的波澜,喜欢他的作品的粉丝逐渐增多。第一次把作品拿出来参... [阅读全文]

by 张林潮 03-31

千里马也需要伯乐

千里马也需要伯乐阿潮哥我曾经为潮歌丙烯画写过一首阿潮哥魔诗“现实中没有,梦里见过吗?梦中没遇见,神灵赋予吧!”。我,一个每天与病魔打交道的医生,竟然在短短的两年多的时间里,从懵懵懂懂的初尝画坛到开个人画展,对于我来讲真的就是“真的,假的;现实中,梦境里……”。2012年初夏,在龙... [阅读全文]

by 张林潮 03-31

© | Powered by 艺起来 - topart.cn
投稿邮箱: topart_news@163.com | 客服支持: topart_c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