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挥洒水墨

郑少硕

文 / 郑少硕

4个月前
分享到:
挥洒水墨

在念小学时,Jordan 郑少硕就开始接触画画,到了高中兴趣就更深浓了。

“ 我现在是一名工业设计师,实际上设计师与画家差异颇大。平时进行设计时,我必须要一直面对电脑做立体的东西,而画画就不一样了,它是那么地随性。”

没关系,只要画画的根基够深,爱艺术的心够火热,两者可以同时进行,各有发挥。

为巩固自己对画画这方面的信心,同时也对自己有个 “ 交代 ”,于是多年前 Jordan 在远赴澳洲墨尔本深造前,就办了一个画展 ——《艺海初航》。“ 那是一个美好的开始,我和水墨画的情缘变得更深,信心也更强大了!”

从深造到就业,Jordan 曾在墨尔本生活 6 年,更认识了许多来自不同国家的人。

“ 在那里,每个人都有不同的背景和故事。他们的艺术精神很强,而那也是我最大的感触。那边的文化比较丰富,甚至澳洲的原住民也有自己的美术馆。说穿了,不管哪个艺术家,都会通过作品表达自己的艺术想法。令我欣慰的是,澳洲人也相当重视中国画,可见中国画的价值深重。因此我回来后仍然积极创作,把累积多年的想法通过画笔一一解放出来。”

Jordan 对水墨画的喜爱已无法自拔。“ 如今即便有正职在身,我还是会坚持画画。”

西 方 种 苗

Jordan也曾在墨尔本 Brunswick Street Gallery 举行首个海外画展《Dialogue with Ink》,他把水墨创作带到西方市场,获得热烈的反应,因此他趁机在异国浇灌水墨画的幼苗。 “ 许多西方人对水墨画非常好奇,他们会问很多关于水墨画的问题,比如为何一定要用宣纸来画?何为诗书画印?我也乐得趁机教育他们,从而宣扬水墨画的精深技艺。” 那么,Jordan 会不会有朝一日当全职画家呢?“ 这个目标是有可能实现的,我在澳洲认识很多艺术家,他们和我分享自己的经验,看到他们那一份坚持的精神,我相信大家都可以做到一个全职画家或艺术家!” 他也透露,他在马来西亚和澳洲开画展,得到两极的反应。 “ 两边的观展者给我的反应差别很大,这里的人比较注重价钱,偏向以价格来衡量画作的优劣。澳洲的情况反而就令我很感动,他们会去了解水墨画的一切,包括所使用的材料,同时了解画作的历史背景,这才叫热爱艺术的一种表现啊。” 在Jordan眼中,大马的画画风气还有待改进。“ 不过欣慰的是,我看到很多平台,比如槟城,艺术爱好者在当地举办艺术节,鼓励艺术家参与,我也借用那个活动来拍卖我的作品。他们会把筹获的款项作为慈善用途,可谓捍卫艺术不忘慈善。” 

主 动 出 击

现年 34 岁的 Jordan,还是一只不畏虎之犊,继续在水墨画的国度里探索,不想太快自我定位。

“ 我现在专心画画,不急于为自己设下框架,当然我会继续办画展,并力求每次都有突破,今年暂定会在国内有两个展览。

他笑说,艺术家要主动一点,不能等。“ 我们必须主动去制造机会,不可以一直坐在家里等待机会上门,须知理想和现实毕竟有距离,我们一定会在两者之间挣扎。现在我一方面涉足艺术,一方面顾全正职,暂时不能抛开正职,因此致力在两者之间达到平衡。”

他也补充:“ 现在这个年代比我父亲的年代要好多了,因为随着科技的发达,我们可以通过社交媒体让作品被看见,像是我透过Instagram发现俄罗斯人也喜欢水墨画,看到大家有共同的喜好,好感动!”

水墨画在中国拥有悠长历史,当代水墨艺术家往往要在这个传统媒介,注入创新元素来连接古今艺术的精髓。因此 Jordan 除了跟父亲学习,也跟其他老师学画。“ 比如我向刘恩齐学工笔画,以便多方面掌握不同的风格。”

那Jordan 一般在什么时候创作?他表示,灵感来时随时都可以进行!

“ 我认为如果给自己安排一个时间表,那就会变成好像在工作一样了。所以我选择随性地创作,我也会上网看其他艺术家的作品,从中获得创作灵感。一旦灵感枯竭时,就暂停创作,一直到灵感再度降临时才继续。”

对他而言,成功的定义很简单,就看欣赏者对自己的接受度,还有大家是否都能接收到你画作里的讯息。

“ 成功不代表作品一定要大卖,或者个人的知名度很高。不过我希望自己的作品被拍卖或被美术馆收藏,很高兴我有一幅画被中国的美术馆收藏,那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

Jordan 也希望通过环游世界,认识更多艺术工作者,彼此互相启发。“ 可以找到知音互相琢磨技艺,是我一直想做的事。”


专访 : 谢玉琴
摄影 : Chris Gan(作品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2897 次浏览
推荐
评 论
郑少硕的更多话题
© | Powered by 艺起来 - topart.cn
投稿邮箱: topart_news@163.com | 客服支持: topart_c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