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卓鹤君 | 京都袛园·(中日)南画展参展艺术家

艺术纪元

文 / 艺术纪元

2个月前
分享到:
卓鹤君 | 京都袛园·(中日)南画展参展艺术家
首届京都袛园·(中日)南画展


策展人:林泓君

执行人:方子平

创意总监:刘佳星

活动时间:2017年9月19日—9月24日

活动地点:日本京都袛园


微信图片_20180511114339.jpg

卓鹤君

1943年生于浙江杭州,祖籍浙江萧山。1981年毕业于浙江美术学院中国画系山水研究生班,师陆俨少先生。卓鹤君是当代著名山水画家、中国美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卓鹤君的山水世界


    现实世界的流动不居,使中国古代哲人悟到了一个“空”字,用来表示自己对宇宙的至高无上的感受。不可捉摸的老子,也使后人为中国画中的空白找到了一种理论基础。老子说道:“三十幅共一毂,当其无有车之用。埏埴以为器,当其无,有器之用。凿户牖以为室,当其无,有室之用。故有之以为利,无之以为用。”老子在这里提出了有无的概念,来说明形而上的“道”向下落实而产生天地万物的一种活动过程。在老子看来,“有”只有当它和无(中空之处)配合时才能产生用处。老子的目的不仅在于提醒人们不要执著于现实中所见具体形象,更在于强调有对于无的依赖。


微信图片_20180511114355.jpg

▲卓鹤君:《山里处处农家乐》 纵73厘米 横47厘米 2015


    罗斯在她的《禅的世界》中以其特有的聪颖谈到了空白在中国画中的表现形式,她以马远的《寒江独钓图》为例写道:所画的是独钓,但其中的空白却是作为一种实相加以展现的,跟画里的人与舟具有同等的重要性——虚空永恒而物质无常。

   从形式上看,马远的空白处理法是中国画中常规手法之一。更丰富的表现方法,我们可以在后来的画家例如弘仁那里见到,他用空白的手段一方面构建山石的厚重实体,一方面使之消隐,提出了一些非常激励人心的视觉问题。但弘仁的世界太透明,太明确,卓鹤君显然愿意从古代的典范中借鉴别的东西。他从宋人的画法发展处了空白的另一种表达方式,他大胆地运用老子所强调的中空思想,于中间留白处用笔最微。


微信图片_20180511114400.jpg

▲卓鹤君:《断桥残雪》 纵27.5厘米 横34.5厘米 2011年


    卓鹤君较早的作品《浮云积翠》表现的是烟云横空,发于林皋,出入风雨,飘乎远来,卷舒苍翠,荡乎无形,仍归飘渺的境界。作者写空烟,生趣百变,极苍茫且有深曲意,仿佛从真相中盘郁而出,动力全来自当中的空白。《墨彩丹青》则是另一番气局。写石破天惊,乱山如梦,碧岚上浮,翠壁下断的景象,甚是琦玮。上起群峰,施以翠黛,下面日印点之,色丽而古。然而此画的关键之处却在中部的空白。这是一种中心散射式的构图,空白不仅调节着色彩的对比,支配着节奏的组合,而且群峰奔会,丹青忽生的效果也仿佛全赖其所成。


微信图片_20180511114403.jpg


    除了空白的效果外,这幅画的赋色也值得再写一笔。我们知道,卓鹤君曾在传统的青绿山水上下过很深的功夫,这幅画却能变化而出,脱落畦径,我们不由想起南田对石谷一段评述:“青绿为重色,为浓厚易,为浅淡难。为浅淡矣,而愈见浓厚,尤为雅。维赵吴兴洗,脱宋人刻画之迹,运以虚和,出之妍雅,浓纤得中,灵气惝恍。愈浅淡愈见浓厚,所谓绚烂之极,仍归自然,画法之一变也。石谷子研法语二十余年,每从风雨晦明,万象出没之际,爽然神解,深入古人三昧,此百年来所未有也。”很可能,卓鹤君受到了石谷子这一成就的鞭策,因为,在某种意义上,《墨彩丹青》也取得了类似的一些成就。


微信图片_20180511114407.jpg

▲卓鹤君:《彩松图》 纵24厘米 横75.5厘米 2015年


    他的《清音》一画别有一番风貌,可以说是一种变体,把中部的空白移到了左上方。但这次的空白却是光源所在。这几乎提醒了我们,他的空白之处往往不是单纯的空白,而带有光感。因此把它和文艺复兴的画家弗兰切斯卡的《君士坦丁大帝之梦》作一比较是引人入胜的。那幅画室西方画史上处理光线的典范。《清音》和它一样,光线都来自左上方,而且都给画面带来了一种神秘的气氛。我不知它们是否有联系。如果有的话,那也是卓鹤君的灵心妙用,因为一幅是人物画,而另一幅则是表现了一种凝晕郁积,苍翠晶然,奇人目睛的光感效果的山水。


微信图片_20180511114410.jpg

▲卓鹤君:《明月松间照》 纵75厘米 横23.5厘米 2015


    我曾经在别处讨论过中国画中的光影问题,这里,我乐于借机再次述及。在西方,这个问题从文艺复兴到二十世纪之前一直就是西方绘画的中心问题之一。但在中国则情况不同。我们知道,诗人早就对光影的描绘有着细腻而又微妙的感受,留下无数的佳词丽句,供人传颂。但奇怪的是,在画中却罕有所见。虽然沈括在《梦溪笔谈》中表达过关于画佛光的见解,也有过峰顶返照之色的描写,使我们再千载之下遥想,宋人肯定有过描绘光影的讨论,但典籍缺如,我们最终依然不甚了了。虽然我们再明代抄本朱高炽的《天元玉历样异赋》上也发现了各种关于极光的彩绘,但那却没有进一步引出绘画中的普遍问题。我私下里常常私忖,沈周写丁未雪月的光景,能把雪月争灿的感受表达得那样具体,那样奇美,何以不愿运用画笔摹形追状?


微信图片_20180511114416.jpg


    恽南田写月色在梧桐篁筱之间的徘徊,微风到竹,衣上影动的境界,那么清雅,那么传神,何以在谈到画中之光时,却只用了“色光态韵在形似之外”便一笔带过?这些易问难答的问题,让我们猜不透是画家有意退让,还是根本不屑一顾。然而卓鹤君却不愿让这一在西方画史上如此重要的问题继续悬置。《阳光下的山峦》似乎表达了这种旨趣。尽管整幅画是在泼墨后用寥寥几笔挥就而成的,作者却让我们注意到大块墨团间浮动的光影。光影确实造成了奇特的效果。我们不知道光从何处射来,似乎画家也像造物主那样,喝令一声,要有光!于是就有了光。而且光影使画面一派岩林石泉激荡,万窍怒号之态,令人再次想起作者对老子的关于创世历程的引述。


微信图片_20180511114420.jpg

     ▲卓鹤君:《云横秀岭》 纵74厘米 横47.5厘米 2014


    在分析龚贤的画时,高居翰先生曾有过一段精彩的评论,令人难忘,他写道:“龚贤和一般中国画家绝不相同,他并未交待出屋舍的通道,或是往来山水之间的路径,宛如他创造了一个世界,而后却又任其荒芜,也好似他创造了一种仅能供人沉思的山水,观者只能玄思居游其间所可能有的感受”。

    这段话有很多地方也适用于卓鹤君的创作,似乎,他们都有一种共同的心愿:营造奇幻的世界;而且坚认:虽曰幻景,然自有道,观之同一实境。卓鹤君所不同于他的前辈的地方,显然在于他更大程度、更有意识地迎接了东西方文化的碰撞。如果说龚贤的《千岩平远图》有点像威立克斯的《田蒲河谷》那种荒凉的景象,显然卓鹤君不愿让自己的世界也荒芜下去。他的画总是大气磅礴,逸兴遄飞,意象峥嵘,好像在奇幻世界中处处都潜藏着不竭的生命之泉。而且不止于此,他有时会使用他那美妙的书法,或者使用金石文字,以碑铭或版刻的形式镌刻在那高耸的山崖上,以便传达出更多的文化意义。作者似乎是想通过这些文字,向我们传达某种信息。我没有问过作者这样做的意图。不过,碑版文字在画面上起着强化秩序的作用是显而易见的。有一次,卓鹤君告诉我,他画《山魂》时,最费斟酌的是画面的秩序问题,那幅画太大了,如果只是一片混沌惚恍,肯定会在视觉上散乱不堪;因此,他要在一位宇宙秩序的探索者蒙德里安身上找一些灵感。


▲卓鹤君:《瀑声松音》 纵24厘米 横75厘米 2015年作


   卓鹤君表达得想法很像当年塞尚所面对的问题,这就是印象主义者把坚实的轮廓线解体于闪烁的光线之中,使画面光辉夺目,但却凌乱不整时所引出的一个新问题:怎样才能既保留它的成就而又不损害画面的清晰和秩序?

   没有什么能比和谐地使用几声部合唱的规则更伟大、更崇高的奇迹了。这些规则为古人不了解,但是后人最终还是发现了它们。通过包含许多声部的巧妙的交响乐,人们用不到一小时的短暂时间使整个永恒时间世界的景象神奇地呈现;并且,人们通过音乐这上帝的回声而享受到天赐之福的无限甜美,从这种快感中他几乎将得到造物主上帝在造物中所享有的那种满足。在中国,这样的思想罕见,但却有一位喜爱秩序的画家把音乐和绘画作了类比:声音一道未尝不与画通;音之清浊犹画之气韵也,音之品节犹画之间架也,音之出落犹画之笔墨也。


微信图片_20180511114425.jpg

▲卓鹤君:《条山苍》 纵24厘米 横75厘米 2015


     卓鹤君则在实践上大大地跨出了一步。他的《潺潺无春冬,日夜响山曲》、《卧听青山钟,遥在白云里》,都是努力把山川秩序、宫商结构予以视觉化并把它们当作一个整体来加以探索的产物,这就为他惯用的混沌意象增加了一个抽象的对比主题。在一幅名为《无题》的画上,这种对比得到了醒目的表现:在他惯用的图像上又加上了一些蒙德里安所使用过的几何形式。如前所述,那位画家对宇宙的明晰性和永恒性的探索已深深地打动了卓鹤君的心弦。

本文转载自《藏真▪山水精神》杂志,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微信图片_20180511114428.jpg


京都袛园·(中日)南画展地址




294 次浏览
推荐
评 论
艺术纪元的更多话题

新文章

艺术家简介林泓君中国美术学院中国画硕士,艺术家,策展人,现工作生活于杭州。主要艺术经历2012阿姆斯特丹SAB-Gallery个展;2012-2013意大利罗马艺术工作室研修;2014三泰和中国画珍品展剑瓷视界-龙泉青瓷宝剑创意作品展,策展人2015日本东京游学;2017.4“首... [阅读全文]

by 艺术纪元 2个月前

© | Powered by 艺起来 - topart.cn
投稿邮箱: topart_news@163.com | 客服支持: topart_c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