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老街故事

邹明贵

文 / 邹明贵

3个月前
分享到:
老街故事
文章作者:陈仁鹏达

每条阳光初升的街道,淡去蒙蒙薄雾,将一个又一个的故事,随着时间掩埋于记忆的星河。
应该是所有的小镇都存在着一条老街。


那里摈弃了繁华都市的喧嚣,没有车水马龙,像是独立呈现的。
房屋错落有致,大多数是木质的,由于被雨水年久侵蚀,颜色深沉了许多。
选择这里居住的一般是些不愿离去的老人。他们年近古稀,头发斑白,佝偻着身体,双目痴楞,透过厚重的老花眼镜,迎接着高墙外的初光。
阳光柔和而温暖。


一只养了多年的猫,舔舐着爪子,慵懒地伸缩着身体。
简单的早餐过后,他们或者扛着锄头于那田间翻新;或是拿着一份报纸,坐在大椅上品阅起来;或是带着渔具,去某条乡间小河垂钓。午时过后,他们不约而同在街上茶馆相聚,沏上一杯粗茶,抽上旱烟,不知聊起了什么过往的事。


夜空很静,不见星月。
昏黄的路灯挂在年久失修的电线杆上,摇摇欲坠;几只迷途的莹虫在四周翩翩起舞;清冷的晚风撩起空荡的老街对皓月的思念;一丝尘埃,一声犬吠,唤醒了时光的追思。


那是怎样的寂寞!
孤独得只有单薄的身影作伴!
病的呻吟从那日渐枯槁的躯体传出,沉滞而痛苦;偌大的屋子简单之极,只有必要的几件家具,不用灯光,也能通行无阻。
夜晚,多么令人煎熬……


夏日时节,红日西坠,迟迟不肯离去的少女将那一脸的羞红,印刻在坚实的山头。少女爱慕,却缄口不言;情郎不知,只是呆呆地望着无尽的夜空,那一轮圣洁的新月,应是有着一个清丽脱俗,不识人间烟火的仙子。


茂密繁盛的月光树下,他望见了她倾城一舞,白衣如雪,眉目如画,袅袅身姿,刺入心扉。
老人赤裸着上身,褶皱的皮肤显示一番颓态。炎热的天气席卷着整个街道,他们趁着日月更替,坐在自家门前摇着蒲扇,蚊蝇猖狂着,嗡嗡作响,仍旧不放过他们。
他与我说着。
多年以前,这里热闹程度丝毫不逊色于新街。
遇上赶集日,四方乡邻从各村而来。妇女会精心打扮一番,抹上从省城里买来的胭脂水粉,细心涂抹,再画好细眉,穿上精致的碎花衬衣,带着自家的小孩儿,约上周邻,笑谈而去。男人们则是三两而聚,互相调侃着,哪家村子有个美艳如花的女子……


在这条街上,摩肩接踵,菜贩、肉贩、食馆等等吆喝声不绝于耳。刚出笼的包子还冒着热气,就有几人围上去哄抢;稀奇古怪的洋玩意面前,早已驻足了十来人;捏糖人与做棉花糖的老爷爷,总是笑呵呵地将每一份成果递给小朋友;存在已久的茶馆,是上一辈人的笑娱之地,那里还是云雾缭绕,粗茶摆了好几盅……


记忆一旦衍生,就再也无法阻止。
这街,不会交通堵塞,没有贵贱之分,或许只是纯粹的交易者与看客。
如今,很难想象老街的昔日,过往的人本来就越发的少,连通往街上的路早已换了道,年青一辈更是知其甚少。


我最怕下雨了,无论是温柔细绵的春雨,还是寒意透彻的秋雨,雨水自屋檐落下,清脆地落地声,总是入耳难闻。不大的街道,不多的房屋,蒙上了一层烟雨,将这份无言的寂寥根植在那颗逐渐停止的心脏。
夜,冷漠得就和死亡一般。
唯一期望地就是阳光初升的那一刻,是那么的明媚,轻抚着皱巴的容颜。
他告诉我,那是我的一生。

绘画:阿明

1517 次浏览
推荐
评 论
邹明贵的更多话题

从你的寨子走过

阿明2006——2010年《云南瑞丽风情系列油画》作品选辑时间在悄无声无息的过去,总是在不经意间想起好多事,总是在不经意间把尘封的往事悄悄打开。打开那一瞬间,就像打开了五味瓶。不过生活给予的一切,笔笔都是财富,酸甜苦辣皆是味。悠悠岁月,袅袅情怀,我喜欢用画笔和相机定格每一次美好的... [阅读全文]

by 邹明贵 1个月前

旅途速写

山一程,水一程,总向千山万壑行,岁月静无声。风尘过,淡月云,人生聚散如浮萍,来去总关情。作者简介:阿明,本名邹明贵,又名邹瑜,号武担山人,成都市人。自幼爱好广泛,尤受家学浸染,对绘画摄影,古物玉器鉴藏无不格物致知,穷其所以了然于心。少小习画,外师造化,中得心源。作品从油画、钢笔、... [阅读全文]

by 邹明贵 2个月前

几幅钢笔画

作者简介:阿明,本名邹明贵,又名邹瑜,号武担山人,成都市人。自幼爱好广泛,尤受家学浸染,对绘画摄影,古物玉器鉴藏无不格物致知,穷其所以了然于心。少小习画,外师造化,中得心源。作品从油画、钢笔、水墨,多种材料上尝试实践当代绘画的视觉表达,寻找和拓展绘画创作的多元空间。... [阅读全文]

by 邹明贵 2个月前

人物速写

作者简介:阿明,本名邹明贵,又名邹瑜,号武担山人,成都市人。自幼爱好广泛,尤受家学浸染,对绘画摄影,古物玉器鉴藏无不格物致知,穷其所以了然于心。少小习画,外师造化,中得心源。作品从油画、钢笔、水墨,多种材料上尝试实践当代绘画的视觉表达,寻找和拓展绘画创作的多元空间。... [阅读全文]

by 邹明贵 2个月前

佛前哭泣的玫瑰

身为情生,赖为缘份,纵然相遇不可逑,暮然回首,灯火依旧。眼光交汇的刹那,缘起即灭,缘生已空。一花一世界,一叶一如来,说什么:情生,情灭即佛在。却道是,那目光愀然心自哀。“本性是佛,离性别无佛”,就在那一夜,他忘却了所有,抛却了信仰,舍弃了轮回,只为,那曾在佛前哭泣的玫瑰……春来花... [阅读全文]

by 邹明贵 2个月前

重回大凉山

往事如烟在微寒的暮春开出一朵牵念的花,“曾经”二字缓缓流过心田,抵不过远山的呼唤,我再次站在这片红土地上。天地苍茫人世匆匆,转瞬两年过去,这片土地已不是两年前的模样。县与县的公路已完全修建好,再不见当年道路坑洼车过一片黄烟。近晚的阳光很冷,倾斜了公路两旁的树影,新绿盈然在枝头,张... [阅读全文]

by 邹明贵 2个月前

山外还有山

山外有山——大凉山途记远远的山脉云端中隐现,四月的明媚在红土地荡漾,弥漫开多少往事,在山野里涌动,蔓延着伸展开来。伫立于山道,悄寂,空旷,乍起的长风回荡,撩拨山的寂寞,慰藉山的苍凉;大山雄沉,千古奇悠,情耶?思耶?风声过耳嗖嗖穿过肌肤,而我在哪里呢?他乡、故乡、梦乡?大山深处,一... [阅读全文]

by 邹明贵 2个月前

写生彩云南

写在前面:画画不深入生活是画不出好的作品的!写生的画就是无限生机的展现。艺术需要灵感,灵感何来?“师法自然”是不二法门,大自然中光与色的表现为绘画提供了广阔的天地。▲《摩梭村寨的正午》彩墨▲《风雨将至》炭笔淡彩泸沽湖:重入泸沽湖,宿大落水村一客栈,推窗见湖,格姆女神山站在湖的对岸... [阅读全文]

by 邹明贵 3个月前

© | Powered by 艺起来 - topart.cn
投稿邮箱: topart_news@163.com | 客服支持: topart_c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