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屐旅印痕 沙溪写生之二

赵炎

文 / 赵炎

3个月前
分享到:
屐旅印痕  沙溪写生之二

今日与董亲仁、檀宁凯两位老师一起到沙溪写生。

其实,沙溪来的次数不少,但大多以逛古镇的心态穿行于老街古桥,最多也是拍点照片作为纪念,回去后束之高阁便遗忘了。

檀老师是外地来太定居的新太仓人,没到过沙溪,更没画过沙溪,前几日相约画画,谈起了沙溪,便有了今天的沙溪写生。

星期二的沙溪老街,人很少,也静。除了三三俩俩跨着相机的外地游客采风旅游,便只有几个本地居民驻足看我们画画,免不了说一些诸如画的很像之类的好听话语,当然这只是他们的客气话,但听着也是很舒服的,人都有虚荣心,我也不例外。

上午的光线比较好,沙溪的老屋也漂亮 ,一张画也画的比较顺手。上午10点开始画到12点,三个人就近吃了碗面,继续画画。下午的天空有点阴,光线很平,为了抓紧时间,没有重新找地方,换了个方向,画条老街。

昨晚一直在想,如何画今天的写生,一直想用中国画的线条以写意的笔法来表现江南水乡,尽量画的主观一点,但到了现场,还是被对象所束缚,画到后来又回到了写实的老路上,并未达到预期的效果,由此而见,要改变一种审美习惯也是颇有难度的,更别说要改变一个人的脾气和个性,这话扯远了。

看我们画了一天,好几个人问我们是不是很累 ,我说画画犹如你们打麻将,只要喜欢,就不会感觉累。

回来,看着一天的劳动成果,喜悦之情油然而生。

赵炎 2015年9月

677 次浏览
推荐
为艺术而来
评 论